?
 
作者:劉永謀 來源: 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0/5/15 9:42:49
選擇字號:
面對陰謀論要相信理性和科學

 

劉永謀

瘟疫催生陰謀論,自古皆然,無論西東。公元3世紀,西普里安瘟疫在羅馬帝國暴發,“基督徒散布瘟疫”的謠言四處流傳。中世紀,歐洲黑死病大流行,猶太人和所謂的“女巫”成為替罪羊。1918-1919年,西班牙大流感期間,流行的陰謀論是“德國人乘潛艇把瘟疫帶到美國”,或者是愛斯基摩人搞的陰謀。中國古人常常相信,瘟疫是邪惡的鬼怪或者方士暗中傳播的。最近,比爾·蓋茨成為陰謀論者的攻擊對象,不少美國人指責是他秘密制造病毒,目的是用疫苗操縱人類??傊?,大災大難必定謠言四起。

工業革命以來,現代科技的力量令普通人震驚,專家日益成為陰謀論的主角。尤其是二戰之后,各種專家陰謀論更是喧囂塵上:失去良知的瘋狂科學家,與無良資本家、無恥政客勾結起來,利用科技手段密謀并實施奴役老百姓的大陰謀。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中科院武漢病毒所遭遇的陰謀論攻擊——“病毒是武漢病毒所人工合成的”“病毒是從武漢病毒所泄露出去的”——就屬于典型的專家陰謀論。陰謀論者穿鑿附會、捕風捉影,編造“武漢病毒所零號病人”“P4實驗室人員將實驗用動物售賣牟利”等各種細節,在網上迅速傳播和整合,最后傳得有鼻子有眼。病毒是否人造、是否可能泄露,都有科學方法可以判定,不是誰可以信口胡說的??墒?,盡管世界頂尖的病毒學家紛紛出來專業辟謠,還是有很多人相信無稽之談。實際上,被卷入專家陰謀論的不光是武漢病毒所,美國2019年7月關閉的德特里克堡生化實驗室,也被攻擊為病毒泄露的源頭。

最近幾十年來,各種陰謀論越來越盛行。并非只有中國老百姓喜歡陰謀論,比如有調查發現20%的西方人相信光明會秘密控制了世界。很顯然,陰謀論越來越盛行,與人類進入網絡時代有關。通過網絡,各種觀點傳播更自由、更寬松、更便捷,陰謀論得以快速形成和流傳。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幾乎同時,關于武漢病毒所的謠言就出現了。

科學家成為陰謀論中的“反派”,有很強的時代背景。首先,現代科技迅猛發展,民眾無法消化吸收,普遍對高新科技感到陌生、懷疑、憂慮甚至恐懼,致命病毒研究更是讓人毛骨悚然。其次,基于商業考慮,大眾傳媒和大眾文藝偏愛專家陰謀論的“賣點”,電視和電影中充斥著瘋狂的弗蘭肯斯坦式的科學家,造成大家對科學家的偏見。好萊塢電影《傳染病》《生化危機》等,均有實驗室人造病毒泄露導致全球大流行的情節。最后,當代社會越來越成為技術治理社會,專家權力的確越來越大,讓人懷疑專家濫用權力。新冠肺炎疫情期間,相關專家一言一行牽動所有人的目光。一個有意思的細節是,一些病毒學家在國外雜志發表論文,開始被指責沒有把心思花在抗疫上,后來又被稱贊為及時通報信息、有力地證明中國沒有向世界隱瞞疫情。

疫情越嚴重,陰謀論越響亮??陀^地說,疫情期間的陰謀論并非毫無意義。它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民眾面對未知時的壓力。在新病毒面前,老百姓困惑、慌張和恐懼,對危險和不確定性感到深深的無力,此時陰謀論給出簡單粗暴的解釋,可以緩解公眾情緒,減輕某些人亂吃野生動物的負罪感。

疫情陰謀論往往以顛倒或曲折的形式,反映出抗疫工作的某些問題,值得政府和專家關注。它提醒政府采取相應措施,加強專家與公眾的溝通,及時公布和傳播疫情相關信息、數據和知識,消除社會恐慌情緒,也提醒政府切實注意在生化方面的國家安全問題,采取更有力的措施保護人民身體健康。

陰謀論源遠流長,不可能也不必要完全消除。如果真組織第三方專家去武漢病毒所調查,陰謀論者會說“既然是精心策劃的陰謀,怎么可能調查出來呢”,或者說“調查組跟他們串通一氣”。在人類早期歷史上,陰謀論是有神論的翻版,對神主宰一切之信仰的翻版。在《荷馬史詩》中,特洛伊之戰是奧林匹斯山上神袛的陰謀,希臘諸神之間的爭斗是人間興衰的原因。在陰謀論中,形形色色的權貴、精英和特定人群代替了神袛,制造老百姓遭受的不幸。當科學昌明后,瘟疫陰謀論的主角從魑魅魍魎、巫師瘋子和異教徒轉為病毒學家和醫生。

陰謀論不可消除,并不代表它是對的。有的陰謀論一聽就很荒謬,有的則乍看起來像模像樣,但它們與科學理論有本質的區別:科學允許并可以對其結論進行觀察和實驗檢驗。而陰謀論沒有辦法用科學的方法去檢驗,就像說“上帝是男的”,既不能證實,也不能證偽。最關鍵的是,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陰謀論不能救人救命,科學才是戰勝疫情的有力武器。

理性地分析,并非絕對不存在陰謀。但是,當代社會非常復雜,有自身運行的規律和趨勢,少數人的陰謀很難扭轉社會既定發展方向。陰謀家策劃半天,最終不能如愿,或者完全落空,或者偏離之前的預想。大規模的陰謀論涉及很多人,每個人想法各不相同,既難以協調,更難以長期保守保密??傊?,陰謀論聽起來像模像樣,細想起來起碼是不可能完全實施的。武漢病毒所要真搞了陰謀,紙能包住火嗎?

陰謀論不可消除,并不代表它是好的,不代表聽之任之。陰謀論誤導民眾,情緒性和非理性明顯,往往意識形態色彩濃厚,與狂熱的民粹主義相結合,阻礙疫情防控和對真正有用問題的關注,把社會注意力引向錯誤的方向。武漢病毒所被攻擊為邪惡陰謀的化身,科學家的病毒研究工作受到不小影響。歷史上最臭名昭著的陰謀論,當屬納粹政權對猶太人的污蔑,它為希特勒的猶太人滅絕計劃進行辯解。一個理性的現代政府,絕不會公開支持陰謀論,利用國家力量煽動民眾狂熱情緒。

有關疫情的陰謀論貶損科學家的形象,否定專家在專業問題上的話語權,甚至完全否認高新科技在社會發展和公共治理領域的正面價值,傳播極端的反科學錯誤思想。歷史經驗表明,陰謀論煽動起來的公眾情緒強烈到一定程度,會威脅社會公共安全。因此,對于疫情期間的陰謀論,應組織專家進行澄清、辟謠,將之控制在適當的限度之內,主動將更多公眾引向理性和科學。

一言以蔽之,面對疫情,相信理性和科學的力量,有效抑制瘟疫陰謀論,才是戰勝病毒、結束災難的正確途徑。

(作者系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

《中國科學報》 (2020-05-15 第1版 要聞)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吉利德研發出新HIV候選治療藥物 沿海濕地可減少海岸洪水
3D愈合補丁可修復心臟損傷 脫水幫助細胞處理廢物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365网址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