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李晨陽 來源:科學網微信公號 發布時間:2020/5/26 20:51:45
選擇字號:
什么來頭?顏寧主持首秀,給了清華教授這場講座

 

5月25日晚,在未來論壇《理解未來》科學講座上,清華大學終身教授祁海帶來主題分享——《新冠病毒的免疫征途》。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顏寧開啟跨界主持首秀。

中日友好醫院副院長曹彬、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李文輝等專家共同發問。

這場神仙陣容的講座,都講了啥?以下為內容摘編。

顏寧主持首秀:后悔當初沒有學免疫

大家好!我是顏寧,現在在美國普林斯頓。這邊是凌晨時間,不過幸好我是夜貓子,所以還可以和大家順暢地交流。

顏寧直播截圖

首先非常榮幸得到未來論壇的邀請,幫我實現我從小的夢想,就是當主持人,我是一個被科研耽誤的主持人。與其他主持人不同,我比較話嘮,給了我5分多鐘時間。

我所在的普林斯頓大學是在新澤西州,新澤西在某種程度可以說是紐約市的后花園,這個州其實非常小,但是確診人數卻位居美國第二。

從3月23日普林斯頓大學閉校一直到現在都是居家工作,實驗室全部關閉。除非你的科研和新冠直接相關,否則大家都是在家工作的狀態。

新冠不僅給我們人類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對于科研工作者來說,它也讓我們意識到我們過去的知識是多么的局限。很多學生物的校友一起討論,都后悔當初沒有學免疫。

這次當我的前同事,也就是清華的祁海教授問我要不要主持一下他的講座?我說求之不得。因為祁海在過去將近20年從事的都是免疫學研究,可以說對于新冠他知道的比我們多得多。

清華教授祁海講座:新冠病毒的免疫征途

▲ 關于疫情何時結束

今天所講這個題目是關于新冠病毒的免疫反應,希望從基礎免疫角度給大家講講這個病毒和疾病。

歷史上人類有過很多次大的瘟疫。從免疫學工作者的角度,我發現其中一個很明顯特點。

祁海直播截圖

在文藝復興時期,歐洲所流行的鼠疫據不完全統計導致將近三分之一的歐洲人口死亡。佛羅倫薩的黑死病,盡管當時死了十幾萬人,這個瘟疫還是過去了,那個時候顯然沒有現在的免疫學知識。

實際上公共衛生的改善,城市的治理使得人和鼠能夠分開,生活用水得到更潔凈地處理,這些公共衛生的改變使得很多歷史上重大的瘟疫即使沒有今天科學知識也能得到控制。

這一點是值得任何人都關注的,即使沒有治療方法或者疫苗開發,也并不是說不能控制這個疾病。

▲ 關于疫苗研發

對一個病毒抗原來講,可以有千百個不同的抗體,但是只有少部分中和抗體才能阻斷病毒。

用我們的頭腦和科技幫助免疫系統,讓它更快更多更持久地產生中和抗體,這就是疫苗的意義。

從已發表的一些研究可以看到,康復病人血液中確實可以分離到能產生中和抗體的B細胞。盡管現有研究還很有限,但這意味著我們至少有制造出疫苗的可能性。

在具備現代免疫學知識之前,人類已經用“牛痘”“人痘”消滅了天花,用減毒活疫苗消滅了脊髓灰質炎。

影響人類最嚴重的兩大傳染病,在不知道B細胞、T細胞之前就已經可以控制住了。

而有了現代免疫學知識,我們又可以針對一些過去看來非常棘手的病原制造出非常有效的疫苗。比如腦膜炎乃瑟菌B,就是通過現代免疫學知識,通過對免疫系統的理解而得到疫苗的成功案例。

我們可以像結束天花和脊髓灰質炎那樣用簡單易行的方式,還是要經過復雜的高科技方式,才能獲得新冠疫苗呢?這個答案顯然我們還不知道。

專家討論:沒得過新冠的人也可能抗體檢測陽性

▲ 關于檢測

顏寧:

我們所謂的普通感冒里,有相當一部分是不同冠狀病毒引起的。

現在基于抗體的血清檢測,所謂的抗體陽性,識別的是新冠病毒還是普通的冠狀病毒?

祁海:

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問題。

沒有得過新冠的人,身體里也可能會有一些抗體,可以和新冠病毒發生一定的結合,這是過往其他冠狀病毒感染導致的——這種情況可能存在。

▲ 關于兒童川崎病

李文輝:

最近歐美大概有200多例川崎病,在成人中沒有,在中國幾乎也沒有這個報道,您怎么看?

祁海:

現在川崎病病人太少了,可能統計學意義不是那么強。川崎病是血管炎,血管內皮細胞可以表達ACE2(新冠病毒受體),損傷了內皮就可能導致血管炎,所以出現像川崎病的癥狀并不奇怪。

顏寧:

但是這種癥狀主要是在孩子中出現,成人中沒有出現,是不是小孩和成人免疫反應的差別造成的?

曹彬:

我認為,兒童和成年人僅僅是年齡差別,其實病理生理基礎沒有這么大的差別。但是兒童和成人臨床表象確實不太一樣,兒童表現為皮疹、心臟損傷還有中樞損傷,成年人因為中樞和心臟發育更成熟一些,所以臨床上沒有表現出心臟和腦炎的表現。

但是免疫的病理損傷基礎,我認為只是程度的差別,而不是本質上的差別。

▲ 關于臨床治療

顏寧:

多項研究表明,細胞因子白介素6與疾病嚴重程度相關,白介素6單克隆抗體在治療新冠感染上有前景嗎?

張文宏:

疫情剛開始的時候,很多人認為,把白介素6阻斷掉估計就能搞定。所以早期很多人認為用激素不行,用白介素6阻斷劑就行。

但是80%的輕癥病人不用藥問題也不是很大,20%的人需要氧療,屬于重癥。國內武漢外地區的病死率為1%左右。所以1%以外的這些人,現在還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白介素6阻斷劑有效。

癥狀很輕的病人療效難以判斷,太重的病人受各種因素影響很大,樣本量少就做不出結果來。

 
特別聲明:本文轉載僅僅是出于傳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著代表本網站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其他媒體、網站或個人從本網站轉載使用,須保留本網站注明的“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轉載或者聯系轉載稿費等事宜,請與我們接洽。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吉利德研發出新HIV候選治療藥物 沿海濕地可減少海岸洪水
3D愈合補丁可修復心臟損傷 脫水幫助細胞處理廢物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365网址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