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张思玮 来源:中国科学报 发布时间:2020/5/31 21:34:19
选择字号:
北京协和医院普通妇科主任朱兰:
女性“难言之隐”可防可治

 

“女性盆底器官就像一艘船,以子宫阴道为中心,前有膀胱尿道,后有直肠肛管。盆底肌肉和韧带就像水面和缆绳,支撑着船的平稳航行。如果支持结构损伤,就会发生盆腔器官脱垂、尿失禁等女性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前不久,北京协和医院普通妇科主任朱兰教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随着人口老龄化加剧,这种与衰老相关的疾病发病率快速增加,已成为严重影响中国妇女健康和生活质量的社会问题之一。

所谓的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是指盆底支持结构损伤、缺陷导致的一组疾病,主要包括尿失禁、盆腔器官脱垂、粪失禁和性功能障碍等疾病。

我国首个成年女性盆底疾病流行病学研究显示,我国成年女性尿失禁和盆腔器官脱垂患病率高达40.5%,与国外流行病学数据基本一致。而根据相关数据推算,中国女性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患者约有1.5亿人。

“盆底疾病是女性的难言之隐,但可防可治。”朱兰表示,每位女性应该拥有一个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病虽不要命,但很折磨人

几年前,朱兰的门诊来了一位农村老太太,消瘦面容爬满了岁月的痕迹,衣服有些老旧,但是非常整洁。进入诊室后,还没有等朱兰开口询问病情,老太太本能地向外挪了一下板凳。这个细节,朱兰记忆犹新。

在随后的问诊中,朱兰得知,老太太是担心他人闻到身上的“尿臊味”产生不悦,所以平日里都尽可能离人远一点。“这病虽然不要命,但是确实很折磨人。”老太太在农村几乎不和人交流,担心味道太重而遭到嫌弃。

最后,老太太被确诊为压力性尿失禁,朱兰通过手术治疗,彻底“赶”走了老太太的心病。出院那一刻,老太太终于开心地笑了,满脸的皱纹像花一样,让朱兰久久不能忘记。

“盆底疾病发生率城乡差异并不大。”朱兰说,分娩次数与方式、年龄增长被认为是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主要危险因素。从压力性尿失禁来看,分娩是我国成年女性压力性尿失禁发病的独立影响因素。与未产妇相比,阴道分娩的妇女发生压力性尿失禁可能性要高,困难阴道分娩发生压力性尿失禁的概率更高。此外,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二孩”政策的放开,盆底疾病的患病率还会有所增长。

但朱兰依然推荐自然分娩。“只有经过专业医生评估后,具备剖宫产指征的孕妇,才能选择剖宫产。而仅为保护盆底选择剖宫产不具有科学依据。”

“协和术式”,获国际认可

过去,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就诊率低,治疗效果也不佳。近年来,随着临床解剖学的深入和医用生物材料的迅速发展,国际上对这类疾病的诊治有了新的理论和技术。

郎景和院士(右三)与朱兰(右一)共同手术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供图

朱兰告诉记者,做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的手术,一定要心中有解剖,手下有分寸。为此,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郎景和指导下,朱兰团队首次获得完整的中国女性盆底临床解剖学数据,得出手术穿刺固定的安全区域,并将结缔组织、肌肉、神经等作为整体动力系统考虑,创建了女性压力性尿失禁的生物力学计算机模型,首创经阴道尿道中段吊带术(TVT)水垫注射策略,实现尿失禁手术膀胱“零”损伤,还被纳入国际抗尿失禁标准术式。

加用网片套盒的全盆底重建手术是国际公认的经典术式,但高昂的进口耗材让大部分中国患者放弃治疗。结合亚洲女性骨盆特点,朱兰团队还创立了“协和式全盆底重建术”,该术式与国际经典套盒手术相仿,不仅治愈率更高,还能节省3/4花费。

值得一提的是,朱兰团队还提出将坐骨棘筋膜作为新的盆底重建固定点,创立了适合亚洲人的“坐骨棘筋膜固定手术”方法。“该术式不需特殊手术器械,操作简单易学,手术效果等同于同类手术,也被写入了盆腔器官脱垂的国际指南。”

“之前,我们使用的妇科盆底重建均为进口材料,价格昂贵。如果能有国产材料,手术花费就能继续降低,就能有更多患者承担得起手术费用,改善生活质量。”朱兰还与国内科研院所合作,自主研发国内首个3D打印尿失禁材料,打破国际垄断,并出口国外。

郎景和院士(左一)、朱兰(左三)进行盆底重建手术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供图

朱兰坦言,虽然我国的妇科泌尿专业从无到有,再到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但也应看到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特别在基础理论研究、重大影响的临床试验、盆底重建修复新材料开发等方面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关口前移,建立三级防治模式

北京协和医院女性盆底功能障碍性疾病防治研究团队 王鹏飞摄

任何学科的发展,离不开专业人才的培养,盆底疾病领域更是如此。郎景和在创立中华医学会妇产科学分会妇科盆底学组时曾明确指出,“盆底修复重建、保护及康复应成为新世纪妇科医生的必备技能。”

鉴于此,为了改变国内盆底疾病的诊治混乱局面,朱兰带领团队通过开办培训班等形式,在全国推广盆底解剖和手术治疗的新观念、新技术,并建立了覆盖全国的盆底手术并发症登记系统,以真实随访数据科学评价治疗效果,推行疾病诊治的规范化。

据不完全统计,中国预防医学会女性盆底疾病防治委员会举办了50多期技术培训班,培训近2万人,指导全国2000多家医疗机构开展盆底项目,筛查、康复惠及人群500多万。此外,朱兰还组织国内专家制定了《女性压力性尿失禁诊断和治疗指南》等7个指南规范和临床路径。

不过,手术方式的革新与手术材料的研发,在朱兰看来仍然是“补救手段”,她强调大医治未病,预防和非手术治疗才是盆底疾病防治最经济有效的策略。

建立中国盆底疾病三级防治模式及预防网络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提供

朱兰告诉记者,经过十几年努力,我国已经建立从筛查、诊治到质控的中国盆底疾病三级防治网络,为盆底疾病早诊早治摸索出了一条适合中国的道路。该团队也因此获得了2019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

谈到盆底疾病发生机制,朱兰表示,目前国内外对此仍不清楚,多数业内专家认同,是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此外,雌激素和免疫系统对盆底支持结构的细胞外基质重塑的影响、盆腔解剖和生物力学在维持盆底动态平衡中的作用等,也逐渐成为当前业内的热点话题。

“未来,我们应该将单细胞测序、多组学等新技术应用于盆底疾病的治疗,开创一个新局面。”朱兰呼吁,每位中年女性都应该关注盆底健康。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发E-mail给: 
    
 
相关新闻 相关论文
?
图片新闻
太空爪上天 清道夫要来了 植物化学记忆影响后代存活机会
嫦娥五号正在“挖土” 大难题告破,蛋白质3D结构可用AI解析
>>更多
 
一周新闻排行 一周新闻评论排行
 
编辑部推荐博文
 
365网址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