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李蕓 來源:中國科學報 發布時間:2020/6/1 0:59:30
選擇字號:
勐海植物好且美

       2018年8月至2019年夏天,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劉華杰先后去了6次云南勐??h,走遍了縣里各鄉鎮。通過65天野外考察,拍攝植物照片4.8萬張,經后期鑒定、描述,終成圖書《勐海植物記》。

這本由勐??h“定制”、面向公眾的讀物,涉及植物120個“科”,400多個“種”,從此來勐??h旅行的外地人,對這里的常見植物有了最基本的參考書。

勐海植物記1.jpg

《勐海植物記》,劉華杰著,北京大學出版社2020年1月出版    

《中國科學報》:是什么樣的機緣促成你去遙遠的云南寫《勐海植物記》?

劉華杰:植物的地域性很強,我是東北人,確實不熟悉南方的植物。2018年7月,詩人李元勝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去云南勐??粗参?、寫書,勐??h提供資助。我非常興奮,卻不敢立即答應。想了一個晚上,才決定接受這個挑戰。

《勐海植物記》源于著名小說家馬原與勐??h委宣傳部的一個計劃。馬原是遼寧人,從同濟大學退休后在勐??h南糯山安家落戶。馬原曾經得了不治之癥,可是到了勐海安家落戶后,病竟然奇跡般地好了!他感謝勐海這片土地,要為勐海做點事情,于是有了“勐海五書”的想法。“五書”包括神話故事、昆蟲、植物、鳥類和茶葉,想梳理、挖掘勐??h的生物、文化多樣性,為美麗鄉村和生態文明建設做一些基礎性工作。勐??h委接受了馬原的建議。

《中國科學報》:勐海有何特色,一年來你對勐海有多少了解?植物是焦點,但你關注的范圍顯然不限于植物?

劉華杰:勐(音猛)??h,地處中國、老撾、泰國、緬甸四國的交界處,是云南省西雙版納自治州的一個縣,在云南最南部。勐海非常美麗,誕生了孔雀公主、《馬兒你慢些走》這樣的傳說和歌曲。很多人不熟悉勐海,卻可能喝過普洱茶,實際上普洱茶的最大產區不在普洱而在勐海。

2018年8月至2019年夏天,我一共去了6次勐海,把勐??h各個鄉鎮都走遍了,總共65天的野外拍攝,拍攝植物照片有4.8萬張。通過后期的鑒定和描述,這本書涉及植物120個“科”,400多個“種”(或變種、亞種)。

半坡、南糯山、帕沙、賀開、老班章、勐宋,勐??h這些地名此前我一個都不知道,現在隨便提起哪個,腦海里會立刻浮現當地的自然與人文,哪里可以住宿,有什么樣的飯館,甚至哪棵樹長在哪,都非常清晰。當然了,一年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如果有十年就好啦!有十年時間,我就可以為當地寫一套齊全的文化讀本,植物只是其中之一。

博物學盯著某物,卻從來不限于當下的某物,它要在自然之網和文化之網中盯著物、闡釋物。

《中國科學報》:去陌生的勐海做博物考察,你做了哪些準備,帶了哪些裝備?

劉華杰:首先要找到合適的工具書,《云南植物志》是最重要的一套書,以前收藏了幾本,現在又購買了一些,買不到的就只能從圖書館復印了。另外通過勐??h宣傳部要到了《勐??h志》,這對于了解勐海的社會、歷史、文化、經濟很有用。我還找了勐海知青回憶錄一類讀物,20世紀60年代北京和上海有大批知青來到勐海,我必須先了解那段歷史。

在裝備方面,最重要的當然是相機,通常我帶兩臺,以防出問題。充電器不用說,一般不壞,可是我第一次到勐海剛上山一天,原裝尼康充電器就壞了!幸虧有淘寶,馬上郵購了一只。還有帶小的標本夾,我不專門采標本,也不收藏標本,但有些植物在野外認不出來,最好的辦法就是采集標本,帶回北京仔細研究。

雨季勐海道路非常泥濘,要穿長筒水靴。熱帶雨林里樹林里有小螞蟥,容易掉到脖子里,所以要戴帽子。

在野外活動一定要帶軍刀,同時還帶著卡片軍刀,后者只有名片大小,在野外可進行植物解剖。

我還帶著一條鏈鋸,是在夏威夷時買的。鏈鋸像自行車鏈條一樣,很小,可以揣兜里,但能鋸倒大樹,需要的時候可以搭橋過河、爬懸崖等。在夏威夷時,我曾被困在懸崖下,用它伐倒一棵樹搭著爬上來的。每次去勐海我都帶著這條鏈鋸,但從來沒用上。

《中國科學報》:吃、住、行是怎樣解決的?

劉華杰:在勐??h境內主要交通工具是汽車,我在西雙版納嘎灑機場自己租車,很方便。

在夏威夷考察時我總是隨身背一個小帳篷,因為住宿太貴。勐??h用不著搭帳篷,小旅館很多很便宜,也可以住在老鄉家、林業站,我還住過廢棄的雷達站。住宿地點我一般選在有早市的附近,這樣早晨起來可以逛菜市場,快速了解當地人對本土植物的利用狀況。

勐海的野菜極其多樣,有人做過調查,西雙版納人一年中吃的菜有20%~50%是野菜,這和北京等城市人不一樣。當地的野菜未必都是美味,但一定要嘗嘗。勐海的苤菜、水香菜、水蕨菜、火鐮菜等我都吃過,在早市上買一些,找附近的小飯館付點錢讓廚師做給我吃。野菜的地方名和植物志上的通用名往往不一致,在勐海尤其明顯,我要做的一個基本工作就是建立聯系,有的種類容易鑒定,有的則較難。我把收集的材料寫在《勐海植物記》中,這樣他人借助于對應關系,就可以方便地查找更多植物信息了。

《中國科學報》:說到吃,我看你除了嘗試勐海人民已經在吃的野菜、果子,每次在野外發現新植物、果子,也會品嘗,這是博物考察的一方面嗎?

劉華杰:網上有段子諷刺吃貨的“能怎好”,說他們聽說一種新植物,通常會立即提出一串問題:“能吃嗎?好吃嗎?怎樣吃?”我以前覺得諷刺得對,后來發現不能這樣看問題。人民群眾不是植物學家、法律專家,他們有探究什么東西可否吃的權利。這是人類生存的本能。我們如今有這么多的食物品種,顯然是吃貨們一點點探究出來的。當然,也要講究規矩,不能亂來。既不能破壞生態也不能傷害身體。

我在勐海吃到過很多野果,有的味道很好,有的味道一般,也有個別有毒的,但我有分寸,不會出問題。山茶科葉萼核果茶的果實很漂亮,卻不能吃,味道很糟糕,我琢磨過它的嫩葉,試著用其嫩葉煮茶,茶湯淡黃色的,味道也不錯,說不定將來可開發成某種茶葉。還有一種無患子科野果,叫干果木,看著像荔枝或桂圓,個頭小一點,但非常甜,要馴化好了荔枝又能多了一個“兄弟”。至于薔薇科懸鉤子屬的野果,隨便吃,因為這個屬的果子都絕對安全,只是哪一個口感更好一些。

博物學講究全方位收集植物的信息,“品嘗”是一個重要方面。博物學大家梭羅就是吃野果的專家。當然,安全第一,沒有一定的基礎知識不要亂來。

《中國科學報》:勐海植物本土種與外來種的情況如何?你在書中為什么說“本土種好且美”的觀念還沒有被接受?

劉華杰:我們往往誤以外來種好,外來種可以讓當地快速致富,而本土種不掙錢甚至本身價值不大。中國各地區有意、無意引進了大量外來種,導致外來種入侵非常厲害,尤其在熱帶地區。“本土種好且美”這種觀念,是博物學、生態學的一個基本原則,可是它在勐海、在全國都還沒有完全樹立起來。勐海很多行道樹是來自非洲的紫葳科火焰樹,看起來很美,實際上問題很多。勐海本地有大量優良樹種,比如白花洋紫荊,非常漂亮,為什么不可以做行道樹呢。本土種在當地定居了數百年,適應當地環境,是生態系統的一部分,安全而穩定。至于美不美,愛家鄉它們就美,愛家鄉是一種能力,也是一種美德。

在《勐海植物記》中,我特意多收入一些平時人們不大注意的勐海本土植物。我也向勐??h提出一些具體建議:要優先辨識和使用本土物種,慎重引進外來物種;規劃勐海本土植物園,西雙版納另外兩縣市已有若干個植物園了,都在低海拔的地方,勐海海拔比較高,應當有自己的植物園;開發本土野菜品種,馴化若干野果;編寫多種地方性知識教材,為人們了解家鄉,熱愛家鄉,打下堅實基礎。

《中國科學報》:博物學對今天的鄉村文化建設有什么作用?

劉華杰:落實美麗鄉村和生態文明建設,需要做扎實的工作。什么叫美、美在哪?很多人認為千篇一律才是美,確實認知、理解、欣賞生物多樣性并不容易,需要訓練、培養。第一步就是認識家鄉的草木鳥獸蟲魚,知道它們的實用功能和生態功能,知道古人和當代人是如何可續利用它們的。如果本土的中小學只學習全世界都一樣的普適知識,孩子走進學校上課就等于與自己的家鄉隔絕起來,怎么期望他們了解家鄉、熱愛家鄉以及將來回報家鄉?

基礎教育的一個主要任務是培養當地人成為當地社區的合格“自然公民”:愛自然、能勞動、會生活。有了合格的“自然公民”,人與周圍的自然物就可以構成休戚與共的“共同體”,將來也容易把自己培養為成熟的“政治公民”。博物學,就是要從小抓起、從底層抓起,為培育自然公民提供方式、方法。

回到勐海的發展來說,生物多樣性和民族文化多樣性是根本。但經濟發展與自然保育之間存在著矛盾,所以在具體工作中,還需要一些切實可行的抓手,平衡各種訴求。比如怎樣把遠方的游客吸引來,讓當地人得到實惠,同時又不破壞生態?“勐海五書”計劃,就是為此服務的,看似遠水解不了近渴,但繞不過去,這對當地文化和自然的推介是實實在在的。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打印  發E-mail給: 
    
 
相關新聞 相關論文
?
圖片新聞
全球電子垃圾5年增長21% 吉利德研發出新HIV候選治療藥物
沿海濕地可減少海岸洪水 3D愈合補丁可修復心臟損傷
>>更多
 
一周新聞排行 一周新聞評論排行
 
編輯部推薦博文
 
365网址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