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新文件
 

【教育部 科技部印發《關于規范高等學校 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 樹立正確 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的通知】

SCI論文相關指標已成為學術評價,以及職稱評定、績效考核、人才評價、學科評估、資源配置、學校排名等方面的核心指標,使得高等學??蒲泄ぷ鞒霈F了過度追求SCI論文相關指標,甚至以發表SCI論文數量、高影響因子論文、高被引論文為根本目標的異化現象,科技創新出現了價值追求扭曲、學風浮夸浮躁和急功近利等問題。

【教育部科技司負責人就《關于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 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答記者問】

在具體工作中,高校、管理部門還要根據意見,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探索更適合各自特點的科學評價方式。

科技部印發《關于破除科技評價中“唯論文”不良導向的若干措施(試行)》的通知

改進科技評價體系,破除國家科技計劃項目、國家科技創新基地、中央級科研事業單位、國家科技獎勵、創新人才推進計劃等科技評價中過度看重論文數量多少、影響因子高低,忽視標志性成果的質量、貢獻和影響等“唯論文”不良導向。

SCI真的有問題嗎? 查看詳細>>

【喻海良:別了,SCI論文數量英雄的時代】
雖然SCI數據庫本身是一個檢索工具,方便科研人員跟蹤學科發展,但是,由于國內科研人員過于重視SCI檢索,它對我國學術圈的負面影響已經超過正面影響,給科研工作者帶來了沉重的負擔,現在到了拋棄它的時候了。

【俞立平:關于SCI論文的幾點看法】
SCI的真正問題,是在微觀評價和考核中,是局部的,不要夸大SCI的問題。如果弱化SCI的評價功能,那么替代手段應該更加科學、公平和規范,一定要早做準備。

【胡懋仁:SCI???】
不管怎么說,那種單看論文數量,或者單看是不是發在SCI或者核心期刊的評價標準,一定要改一改。那就是一種懶政,是對學術研究工作的嚴重傷害。這樣的情況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

【周浙昆:從我所經歷的一次國際考評談起】
減少科研評價和各種行政命令對科研工作的干擾,將發表論文多少與個人收入脫鉤,樹立正確價值取向,引導科技工作者為探索未知世界而發表論文,才能樹立一種風清氣正的科研環境,讓學術研究回歸初心。

【吳云峰:生產鏈 (學者、學術、成果、論文、期刊)與評價鏈(期刊、論文、成果、學術、學者)】
做學術是學者的天職,產出研究成果是做學問的目的,成果寫成論文是為了傳播與討論,論文發表于期刊是為了聚焦受眾人群,論文與期刊無非就是成果的一種呈現形式與傳播方式,原本無錯。

【汪曉軍:對于SCI論文只要去掉“唯”】
不以發表SCI論文作為主要研究目標,并不是就不發表SCI論文了,有好的研究成果,當然要發SCI論文,只是不將其作為唯一科研成果的表達形式,科研成果能真正解決實際問題更重要。

【信忠保:從唯SCI論文到唯真學問】
我們反唯SCI論文,并不是說不發表SCI論文,反對的是過度追求數量而忽視質量,反對過度追求數量而回避了關鍵科學問題和解決實際問題。

【段法兵:你發的論文不是多了而是少了】
所以我的結論就是:對于剛參加工作的年輕博士和在讀博士,如果是在基礎理論研究領域,你發表的論文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一開始還是數量有些,慢慢打磨自己代表作。

【王曉峰:讓學術評價遠離期刊指標,但摒棄“以刊評文”并不容易】
很多人批評SCI是源自資本主義的商業模式,誤導了中國科研的發展,他們也清楚SCI只是個工具,工具能發揮什么作用完全取決于什么人在使用,只是不承認罷了。

【俞磊:基礎研究、應用研究與發文章——若干問題及改革探討】
“為了發這么多文章,我查閱文獻、做實驗、思考、寫作、投稿、寫信與審稿人和編輯交流,從而顯著地提高了各方面的能力,所以即使我入職貴校,從事應用研究,也能夠勝任。”我想,這就是發文章的教育意義吧。

【王善勇:老外如何看SCI?】
我參加過一些美國的基金評審,評獎,發現美國的學者通常用的Google Scholar 上的數據,包括論文發表數,H因子等,并不怎么用SCI的數據。

【王慶浩:SCI終于要降溫了】
我國從50年代到80年代早期,沒有學科評估,沒有人才帽子,沒有資源把控,沒有發一篇論文就大把大把獎勵,沒有發篇論文就官帽加身,大家心平氣和的做科研。

【李東風:SCI論文不應成為評價科研的唯一標準】
科學是促進社會發展,要把科研引向解決與國計民生相關的重大課題上來,讓科研還探索自然的本原,讓科學家把關注科學問題放在首位,求真務實,跳出SCI怪圈,把文章寫在祖國大地上。

【蔡寧:失去的只應該是鎖鏈】
“不要求在報項目或報獎時必須填寫量化指標”,不鼓勵,不等于反對申請者在報項目或報獎時適當主動展示亮點指標,以作為成果確實優秀的佐證。

破除唯SCI需要哪些舉措? 查看詳細>>

【趙斌:造就好的科學家,除了SCI,還有啥硬核的方式?】
如果一些科學家,他工作中的教學部分比他們所發表的研究對學生和社會的影響更大,這也是好的科學家。

【陶濤:建立健全研究生培養工作臺賬】
一句話十五個字,分類全指導,學業全周期,精細化管理,簡稱“兩全一化”,核心觀點是建立健全研究生培養工作臺賬。

【黃玉源:關于不唯論文數,鼓勵登“三高”論文的問題思考】
應該說,不管論文登在哪里,只是評審時不看論文數,不看是不是SCI即可,采用代表作評議為主時,用1至5篇的代表作論文,代表作不管是在什么期刊刊登的都可以。只看其內容、研究的上述需要看的新的、好的進展,重要的進展,科學發現、發明,理論的突破,或者在理論和應用的意義和價值即可。

【彭渤:破“唯SCI”關鍵在破“唯至上” 】
應該說,科研需要SCI論文,帽子需要SCI論文。但當所有類型的帽子、各種級別的帽子都以SCI論文為追求目標時,就形成了“SCI論文則帽”,就應該引起注意了。

【汪曉軍:對于SCI論文只要去掉“唯”】
SCI論文,可以作為年青的科技工作者用于跨門檻的手段。但在高校,或專業科研院所,已升到副高職稱,特別是已升到正高職稱,仍將自己研究主要目標為發表SCI論文,就有點本末倒置了。

【鐘定勝:改進科技評價和提高科研效率的兩個最簡潔最有效的方法】
在盡可能地全面公開透明的機制下,不僅水貨專家很容易現形,對有學術水平但做事不公正的學者也是極大的監督和制約,會有助于倒逼其不得不更加慎重地和公正地進行學術活動和學術評價。

【喻海軍:破SCI之后,成果開放共享也是重中之重】
除少數涉密項目,對于由國家財政資助的科研項目,項目的研究內容、經費和成果(包括報告、論文、專利、技術方案、模型軟件)等在項目結題驗收后都應入庫共享,接受大眾和全體同行的檢閱,比如研究人員用國家經費開發了一個行業模型,那么就應該強制要求這個模型軟件對社會公開,模型的好與壞,自然就有人知曉。

【王立新:破SCI之后,立“境外評審專家庫”是重中之重】
雖然他們中的有些人“入鄉隨俗”,但后來不少人還是付出了代價(這方面有不少報道),因為他們安身立命的體制架構畢竟在國外。所以,就整體而言,境外專家還是更加公平公正一些。

【趙斌:SCI至上只是結果,而不是原因】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SCI這個曾經在中國科研歷史上幫助消滅特權和歧視的先鋒,隨著時代的發展,又成了營造特權的幫兇,而對人才的歧視又變換了一種方式再次出現。所以,在這個重要的歷史時期,打破特權、消除歧視才是需要首先解決的問題。

【黃玉源:為何看論文要看其內容及質量而不是其他】
我們要抓緊恢復我國一個好的學術環境,改掉急功近利、心浮氣躁的那樣的學術形態,構建一個安靜、和諧,實事求是,講求實效、崇尚科學的良好環境,不斷潛心探索各學科的理論,探究大自然的奧秘和規律,在技術的理論和應用方面安心、靜心地探索和解決問題,不斷創新和發展。

【賈玉璽:六談智能+X的基本要素和實施路徑---牽著牛鼻子走】
我們的多年切身體會是,論文、專利、生產實踐是協同增效的,長遠看缺一不可。

【秦四清:期待“卓越科研至上”時代的來臨】
卓越科研包括高創新性和原創性工作,其能極大地拓展人類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知識庫,促進社會發展。有志研究者應以此為導向攻堅克難,而不是做“跟風式”科研以追求發表高大上論文為目的。

【蔡寧:關于教育部科技部文件的思考、建議和提醒】
一定要避免否定一切量化指標的作用??萍家呦蚴澜?。先國際接軌,努力實現科技進步,最后在我國成為科技強國的前提下,再通過更優化更科學的評價體系引導全世界的科技發展,這應該是我們的目標。

【馬軍:規范當前學術評價和管理的思考】
科學技術水平的提升需要全體科研人員的努力,隨著國家經濟實力的提升,要不斷增加科研人員的待遇和水平,對科研隊伍要強化管理,動態淘汰和分流,這樣才有可能確保我們國家科學研究水平不斷提高,抑制學術壟斷,體現學術評價公平。  

今后人才成果怎么評? 查看詳細>>

【葉建軍:SCI不至上了,我們怎么評人才和成果? 】
破了SCI神話,是好事。但我們如果不建立新的合理評價指導思想和評價體系,人才和成果評價很可能會成為新的腐敗高發地帶。到那時改革的喜悅很可能會變成痛苦的回憶。

【吳日恒:不妨把時間軸拉長來評價科研工作者的貢獻】
在我看來,弱化過去對目標過于量化的考核體系,取消論文獎勵制度,而強調代表作制度(注:時間軸設計要合理)無疑是一種進步。

【劉慶生:學者自律是科學評價的基石】
我認為,作為一個小同行專家學者評判同行之間科技成果水平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即使大同行,一般憑借知識面和認知能力也可以粗略判斷某些帽子人才的水平,難的是評審專家學者的公正公平心。

【王慶浩:破除唯SCI,樹立原創第一】
破除SCI,立什么?答案是樹立原創。鑒于原創的重要性,我國要想打造成創新型國家,應該大力倡導“原創第一”!

【陳德旺:SCI論文一支獨秀不是春,科研成果百花齊放春滿園】
唐代大詩人劉禹錫有詩曰: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 在新時代,希望“SCI至上”是沉舟,是病樹,各類卓越科研成果將千帆競發,萬木逢春,形成百花齊放的滿園春色。

【秦四清:探討破“SCI至上”后的科研評價原則】
顯然,未解決問題的難易程度和意義大小,是衡量研究者創新能力和工作價值的“標尺”。若研究者創立了原創性理論方法,解決了別人歷經長期探索仍無計可施的重大科技難題,則這樣的工作為“一流”;若其提出了高創新性的理論方法,解決了較為重要的科技難題,則為二流;若屬于在前人基礎上改進不大或拾漏補遺式的跟風工作,則為“三流”。

【陳立群:學術評價的個人體會】
總之,對基礎性研究的評價,首先是看公開發表的同行評議,尤其是權威人士和/或重要期刊會議上的評議。其次是看引用數量,尤其是與同領域/方向/期刊論文比較的他引數目。最后是看經過同行評審的自我評價。

【陳德旺:實實在在的科研成果才是科研評價的正確導向】
相信此意見實施后,我國科研隊伍將實現“一枝獨秀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 ”,理論研究,核心技術和實際應用等方面的人才均有用武之地,形成“百舸爭流千帆競, 乘風破浪正遠航”的大好局面。

破“SCI至上”與人才培養 查看詳細>>

【喻海良:反對SCI至上,如何培養一流的博士生】
我們反對SCI至上,本質上是讓我們能夠做出能夠拿得出手的研究成果。對于醫生,拿到出手的成果就是能夠治病救人。對于工程師,拿得出手的成果就是解決工程實際問題。

【王德華:新政策下研究生培養需要關注的幾個方面】
研究生在心理上需要調整,在思想意識上需要調整,在奮斗目標上需要調整。要做真正的學術,收集踏踏實實的數據,掌握扎扎實實的理論,成為一個合格的學術人。

【秦四清:破“SCI至上”新政有助于有志博士生做出卓越成果】
多年來,我評閱了上百部博士學位論文,也參加了上百次的博士學位論文答辯會,我和不少老師有一個共同的深刻感受:在攻讀博士期間,發表了多篇SCI論文的博士生,在科研基本功、創新能力等方面,通常不如僅滿足“論文達標”要求的博士生。

【李曉姣:博士生應該多發專利嗎 ——淺談博士生需要什么學術成果】
既然寫論文才是科研正經事,那么作為準科研工作者,博士生的正經事就是為此做好準備。

【王德華:不管政策怎么變,學術論文永遠是學者的硬通貨】
學者們都知道,一篇學術論文的價值,要有新的發現,新的結論,或者新的方法,新的思路,總之需要對學科領域有新的貢獻,有重要的學術價值,或有潛在的應用價值。

相關博文與新聞 查看詳細>>

 

 淡化SCI論文能挽救工科嗎?[馬軍]
 規范使用SCI論文評價的幾點建議[俞立平]
 項目式導向和管理---當前高??蒲泄芾淼奶剿鳎垴R軍]
 論文與科研[彭渤]
 研究生一定要發表論文[信忠保]
 科研論文的落戶問題[胡金牛]
 如何讓論文更助力“防病治病”[文雙春]
 “破四唯”為什么第一個點名SCI?[李江]
 破“唯SCI”關鍵在破“唯至上”[彭渤]
 如何寫好一篇“三高”科研論文?[汪煉成]
 不妨把時間軸拉長來評價科研工作者的貢獻[吳日恒]
 造就好的科學家,除了SCI,還有啥硬核的方式?[趙斌]
 SCI評價的問題剖析[毛善成]
 破除論文“SCI至上”:破除“數數”量化評價是核心[楊正瓴]
 “唯”SCI與政績[李東風]
 對于SCI論文只要去掉“唯”[汪曉軍]
 技術創新要堅決摒棄SCI[馮圣中]
 論文多重要?[王啟云]
 要害在于計件式評價,而不是SCI[馮圣中]
 從破除SCI論“格”與“才”[王良民]
 學者自律是科學評價的基石[劉慶生]
 SCI、原創、代表作都只是造造論文而已,科學的根本目的是解決實...
 破除唯SCI,樹立原創第一[王慶浩]
 比SCI更應該降溫的是以基金代業績[趙柳]
 破SCI之后,成果開放共享也是重中之重[喻海軍]
 將科研進行到底[陳德旺]
 為什么研究生要發表論文而教師不要以工分取酬[馮大誠]
 發表一篇SCI論文不容易[丁克強]
 SCI???[胡懋仁]
 從“反五唯”到培養開創型人才[信忠保]
 不報銷版面費,沒有獎勵,你還會發表SCI論文嗎?[張憶文]
 走出“基礎研究、應用研究、試驗開發”劃分的誤區:博士培養“激光...
 科研評價要排除兩個大多數[毛善成]
 科學研究,發表論文與社會服務[劉慶生]
 科研產出什么最終還是政策說了算[李俠]
 SCI評價的問題剖析[毛善成]
 破SCI,立什么?[馮圣中]
 生產鏈 (學者、學術、成果、論文、期刊)與評價鏈(期刊、論文、...
 SCI與“隱藏英雄”[謝力]
 破而后立還是破而不立?[石磊]
 SCI像一盤磨[鄭永軍]
 反對SCI至上,如何培養一流的博士生[喻海良]
 SCI 論文,你怎么看?按俺們單位規定辦?。鄱】藦姡?/a>
 破除論文“SCI至上”:用基金來作為指標?[楊正瓴]
 改進科技評價和提高科研效率的兩個最簡潔最有效的方法[鐘定勝]
 你發的論文不是多了而是少了[段法兵]
 破除論文“SCI至上”:科技活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楊正瓴]
 對我國今后科研工作評價方式的一些思考[黃玉源]
 破除SCI,解放生產力[謝力]
 SCI論文一支獨秀不是春,科研成果百花齊放春滿園[陳德旺]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科學報、科學網、科學新聞雜志”的所有作品,網站轉載,請在正文上方注明來源和作者,且不得對內容作實質性改動;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新媒體平臺,轉載請聯系授權。郵箱:shouquan@stimes.cn。
365网址备用